销量增速放缓关联交易难解 趣睡科技能否继续“小而美”
来源:开元娱乐app官网下载 发布时间:2021-09-13 19:08:56

2月25日,在距离首次提交招股书逾半年后,成都趣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睡科技”),再次回复了交易所的问询,更新了招股书。

趣睡科技是一家在米家商城、京东商城等互联网渠道销售家具、家纺产品的品牌运营公司。公司主要运营“8H”品牌,销售的产品有床垫、枕头等与睡眠相关的家具、家纺产品。与多数品牌运营公司相同,趣睡科技自身没有工厂,销售的产品主要由供应商提供,趣睡科技则负责产品设计、品质把控、品牌宣传以及销售渠道建设等内容。简而言之,趣睡科技就是一家类似于家具、家纺版的“三只松鼠”。

自2020年7月趣睡科技首次提交招股书以来,A股的新股发行环境已出现了诸多的变化。眼下,收入依赖关联方、产品销量以及营收增速双双放缓、存在申报前一年股东突击入股情况的趣睡科技,要取得市场的认可,恐没那么容易。

毛利率低于同行

在品牌运营过程中,品牌运营企业需要在研发、采购、运输、品牌宣传以及产品销售端付出各种成本。而品牌运营企业仅能赚取商品采购价与销售价之间的差价,也意味着从原材料到成品销售的过程中,品牌运营企业需要给供应商留足利润空间。因此,趣睡科技与服装、零食类品牌运营公司类似,公司销售商品所取得的净利润率并不高。

2017年-2020年上半年,趣睡科技可比公司的平均毛利率均在38%以上,同周期内,趣睡科技的综合毛利率虽然在降低采购价、提升产品售价的情况下从2017年的28.77%上涨到2020年上半年的35.68%,但与趣睡科技披露的可比公司均值相比仍相差数个百分点。

趣睡科技本来就不高的毛利率还需要扣除研发成本、管理成本、运输与仓储成本以及销售成本。2017年-2019年,在计算运杂费的情况下,趣睡科技的期间费用率均在18%左右,2020年上半年,这一比值更是达到了20.80%。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保障公司的利润,趣睡科技的研发费用率仅为趣睡科技披露的可比公司均值的6成左右。此外,因趣睡科技的收入规模较小,因此公司研发投入的绝对金额也低于同业公司。

与很多品牌运营公司相似,利用客户回款与供应商付款上的时间前后差购买理财,提高公司资金周转效率是一个不错的提高公司净利润的手段。2017年-2020年上半年期间,趣睡科技的理财收入分别为460.59万元、785.00万元、931.02万元以及455.18万元,到2020年上半年,理财收入在公司当期净利润中的占比已达到了13.32%。与之相对,2020年上半年,趣睡科技应付票据与应付账款的合计金额在公司当期收入中的占比超过了50%。

除了理财收入外,趣睡科技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的金额也呈明显的上涨趋势,由2017年末的263.27万元增长到了2020年上半年的998.16万元,在当期公司净利润中的占比接近30%。由此可以看出,2020年上半年,趣睡科技有近一半的净利润不是从经营利润中产生。

从趣睡科技的经营模式来看,提高采购、销售规模可以帮助公司获得更多的资金,从而提高公司周转方面的收益,最终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

针对趣睡科技的核心竞争力与成长性问题,《投资者网》咨询趣睡科技董秘办,对方表示,与同业公司相比,趣睡科技在创新、核心技术储备以及供应链管理上均有优势。同时,为应对疫情对家居行业形成的负面冲击,公司加快产品升级与品类扩充,加速科技属性产品的研发投入与推出上市,加大宣传推广力度,并进一步优化线上销售结构、提升 B2C模式收入占比,为公司持续发展与业务经营创造条件,故不存在公司收入增长进入瓶颈的情形。

销量增速放缓

虽然趣睡科技与很多服装、零食类的品牌运营公司在经营模式上类似,但与服装、零食这类快消品不同,趣睡科技所销售的床垫和枕头等家具、家纺用品属于耐用品或半耐用品,客户回购的比例低。同时,与标准化的服装或零食类产品不同,床垫类家具以及枕头、床单类家纺类产品的个性化会更强;用户在购买这些产品的时候需要考虑尺寸、颜色、舒适度乃至于房间的装修风格。

此外,服装、零食这类快消品,其所处的行业集中度不高,新兴品牌更容易得到消费者的认可,而家具、家纺市场,行业已有一定的集中度。头部如宜家、喜临门家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临门”,603008.SH)、上海水星家用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星家纺”,603365.SH)等品牌已形成了一定的行业知名度,这些品牌的直营门店或经销商门店也遍布全国各地,而他们也早已开始布局线上渠道。对家具、家纺等需要客户亲身体验的产品来说,消费者在线下门店体验产品后,到线上下单,相较于直接在线上下单,无疑会更具吸引力。

因此,2014年成立的趣睡科技,在床垫这个家具市场,没用几年就进入了销量瓶颈。2017年趣睡科技线上销售床垫的数量是15.07万张,到了2018年增长到了23.84万张,但2019年趣睡科技仅销售了24.38万张床垫;2018年到2019年,趣睡科技床垫销量的增长幅度不足3%。

无独有偶,趣睡科技家纺产品中销量最好的枕头产品,其销量增速也大幅放缓。2017年-2019年,趣睡科技销售的枕头个数分别为94.70万个、177.60万个以及194.85万个。2017年-2018年,趣睡科技枕头的销量增长了87.54%,而到了2018年-2019年,趣睡科技枕头的销量仅增长了9.71%。

面对销量增速下滑的情况,趣睡科技一方面通过增加销售产品的种类来增加收入,同时也提高了公司产品的平均售价以支撑公司收入的增长。如2018年开始,趣睡科技就增加了新品种床类产品的销售;2018年-2019年趣睡科技床垫产品的平均售价也由979.46元/张上涨到1049.35元/张,涨幅超过7%,毛利率更是增长了6.34个百分点。同周期内,趣睡科技销售的沙发、生活周边产品的平均售价也有明显的提高。不过,即使如此,2019年趣睡科技的营收增速仍大幅下滑,2018年趣睡科技的营收同比增长了26.31%,2019年这一比值仅为15%。

值得注意的是,趣睡科技2018年-2019年主要产品销量均低于10%的增速也来之不易。2017年趣睡科技销售费用中的平台服务费与宣传推广费的合计金额为1166.34万元,到了2019年,这一合计金额已增长到了4043.05万元,三年间增长了近3.5倍;同周期内,趣睡科技的营业总收入增长了1.79倍。不过,即使大幅增加销售费用的投入,但在2020年前三季度,趣睡科技的营收规模与净利润还是出现了下滑。

关联交易难解

其实,除了盈利能力与成长性的问题外,趣睡科技还高度依赖关联方。与趣睡科技存在交易,并持有其股份的股东有苏州工业园区顺为科技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顺为投资”)、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数科”)以及喜临门。

因京东数科与喜临门持有趣睡科技的股份比例未超过5%,因此,在招股书中,趣睡科技并未将京东数科与喜临门认定为关联方。不过,自成立伊始,京东数科的关联方京东商城就是趣睡科技的重要销售渠道,报告期内趣睡科技也从京东商城处采购展示位等资源。

报告期内,喜临门一直是趣睡科技的主要供应商,最高时,公司20%以上的采购份额都交给了喜临门。而在此之前的2017年,喜临门以2757万元的交易对价,受让了顺为投资转让的趣睡科技3%的股权后成为了公司的股东。

与趣睡科技关联程度最高的股东无疑是顺为投资和顺为投资背后的小米系了。2015年,在趣睡科技成立的第二年,顺为投资就通过增资成为了趣睡科技的第二大股东,2017年趣睡科技股权改制前,顺为投资持有趣睡科技近25%的股权。在2017年-2019年期间,受趣睡科技增资的稀释以及顺为投资转让股权的影响,顺为投资持有趣睡科技的股权比例才降到了10.21%,但仍是趣睡科技的第二大股东。

趣睡科技与顺为投资背后的小米系也存在诸多交易。一方面,2017年-2020年上半年期间,趣睡科技销售收入的50%以上都来自于小米系的商城;另一方面,趣睡科技销售费用中80%以上的平台服务费也支付给了小米系商城。因此,小米系是趣睡科技重要的销售渠道与供应商,2020年上半年,小米集团就成为趣睡科技的第三大供应商。

因顺为投资持有趣睡科技10%以上的股权,因此在认定中,趣睡科技将顺为投资认定为关联方,之间的交易也认定为关联交易。值得一提的是,在招股书中,趣睡科技分析公司家纺类产品与小米系之间的关联交易减少时,称其中的一个因素是小米商城自2019年开始销售自家的米家系列家纺产品。

《投资者网》在米家APP上搜索家纺类产品时确实可以看到,在枕头产品中,存在米家和8H两种品牌在价位与规格上都相似的产品。虽然顺为投资不是趣睡科技的控股股东,因此不触发同业竞争条款,但主要销售渠道销售与公司产品相似的竞品,对趣睡科技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

除了以上问题外,趣睡科技还存在突击入股的情况,在公司申报IPO前一年,包括篮球明星易建联在内,有三名股东通过受让股权或增资的形式成为了趣睡科技的股东。而在趣睡科技十数轮股权转让的过程中,实控人一致行动人中的李亮、陈林等以及顺为投资多次转让了公司的股权,获得了数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其中顺为投资在多轮的股权转让过程中就获得了近2亿元的转让款。

经营团队不稳定也是趣睡科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自2017年-2020年上半年期间,趣睡科技除了财务人员外,其他种类员工的离职率均在20%以上,而为了维持员工规模,趣睡科技不断招聘新员工,员工迭代率也较高。(思维财经出品)《投资者网》吴微